i公益——四川公益网站

www.un6655.com

2018-11-08

  中华慈善新闻网北京5月15日电2010年9月9日,冯军发出了这么一条微博:“感谢生我养我的母亲和祖国,我冯军自愿在我活着的时候,就将我个人的全部财产逐步捐献给社会▓,用于公益和慈善事业,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身上盖着最爱的中国的五星红旗▓,我就心满意足了▓!"  微博发出后,关于冯军裸捐的事情激起了不小的风波▓,冯军也因此成为继陈光标宣布裸捐后的第二人。 有网友要求冯军制定裸捐时间表,以便让公众监督▓。   2011年8月,当有媒体记者问及“裸捐”这个话题时,冯军说,发微博宣布“裸捐”不过是表达他的一个愿望,不明白“为什么就把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搞的那么复杂▓?”  时隔五年▓▓,谈及慈善,冯军说▓,“我都裸捐了,说出的话就会算数,这是诚信的根本▓。 ”  冯军这次想更多谈谈的是爱国者诚信联盟,“这是真正有正能量的团体▓,你好好写,我保证你能拿个新闻奖”▓▓。

  我们走进冯军▓。   “我觉得这种公益比简单的捐钱可能更有意义”  冯军认为,“支持国货”这四个字是有问题的,而应改为“支持诚信的中国企业”。   中华慈善新闻网:爱国者诚信联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?  冯军:这个联盟其实挺简单的▓,就是把奥运的诚信机制引入到中国。 现在中国的老百姓,大春节的跑到日本去买马桶盖,还是中国制造的▓,多花那么多冤枉钱,这个不是老百姓不爱国▓▓,而是老百姓判断不了哪个中国企业诚信哪个中国企业不诚信?从这方面来讲的话,马桶盖事件我们认为是中国企业的耻辱▓。

  “支持国货”这四个字是有问题的,而应改为“支持诚信的中国企业”▓。   中华慈善新闻网:所以你说中国企业家应该反思▓。

  冯军:对!但从这方面来讲的话,很多人把责任推给政府,说这是政府监管不力。

全世界的诚信问题,政府只是定战略,最后都是靠民间组织来落地的▓。 全世界都这样▓,日本是靠经济团体联合会,韩国是靠中小企业协会,全世界大部分都是靠商会组织来完成,包括奥运会在全世界举办,也都是由民间组织协助承办。 如此一来▓,政府来负责监督民间组织▓▓,民间组织来服务▓▓,会计和出纳分离,就会防止出现权力寻租。

  政府也不是神,这三百六十行这么细,不靠协会不靠民间组织来完成,靠政府来完成,那最后要不然就不管,要不然就是权力寻租,时间长了肯定出事儿,所以这种事情不能再怪政府了▓,应该从我做起,从现在做起,引入诚信机制,这里面就包括推荐人担保机制▓、同行监督机制和内部全员监督机制。

  它的灵魂是同行监督机制▓。 这也就是十八大三中全会所说的,让市场机制成为资源调配的决定性因素。

也就是说▓,判定谁诚信谁不诚信▓,应该让市场机制▓、让同行来决定。

同行最狠,同行知根知底,你要敢用地沟油,那你的同行就饶不了你。 所以▓,奥运会就是用同行来监督这些奥运的英雄们。

这些奥运英雄既是民族英雄,同时又接受同行的监督,这帮同行会负责举报他们▓,如果他们吃兴奋剂,将身败名裂!  中华慈善新闻网:所以你认为奥运机制对于构建诚信市场很有借鉴意义▓。

  冯军:最重要的是诚信,因为中华民族现在啥都不缺,就是缺“诚信”俩字。

这种公益比简单的捐钱啊可能更有意义,从思想上能够帮助中华民族醒过来▓。 日本民族知道抱团,韩国民族知道抱团,而我们中华民族被麻将影响得不敢抱团,因为麻将惩罚乐于助人的活雷锋,惩罚点炮者。

你为什么不敢点炮▓,因为你不知道抱团的对方是不是诚信▓。 所以咱们要让好人,让诚信的人先富起来。   “它是把自己的成功建立在别人成功的基础上”  “现在中国梦时代了,中国梦时代发展经济是硬道理,中国的品牌走向世界,思路完全不一样了,所以我们需要一批活着的民族英雄。

”  中华慈善新闻网:怎么给爱国者诚信联盟定位▓?  冯军:1968年,在墨西哥城奥运会上,坦桑尼亚选手阿赫瓦里在参加马拉松比赛进程中受伤,当他缠着绷带、拖着流血的伤腿一瘸一拐地最后一个人跨过终点线时,数万人的会场,全场肃穆,全场观众起立▓,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▓。

当被问及为什么不索性退出比赛时,阿赫瓦里笑了笑,回答到:“我的祖国从7000英里外送我来这里,不是派我来听发令枪声的,他们要我来冲过终点的▓。 ”  来,鼓个掌!所以你看奥运会,它是一个以爱国为主旨的平台。 204个国家的运动员,没有外援▓,没有雇佣军,不像体育赛事、商业赛事都是有外援的。 那这个来讲的话,它是以民族为单位的,以国家为单位的,以升国旗奏国歌为目标▓、为追求的▓。 这些运动员来没奖金,但都是来当民族英雄的,为自己的民族争光的。   它是把每一个人自己的成功建立在别人和集体成功的基础上▓,就是每个人主观为自己,客观为社会,这么一个逻辑▓,这个社会就良性、就健康了。 [1][]。